“妖王”暴风办公室都没了还能涨停

2020年1月7日 By collaze.com

12月18日,据媒体报道,目前风行网和暴风已经建立起内容整合的微信群对接,随后将会在暴风TV中接入风行OS系统,接入版本的软件更新现在已在开发。以后的暴风电视将搭载风行OS系统,全面接替之前暴风的操作系统。对此,风行方面人员表示,风行将独家运营暴风的系统和广告平台,但他们强调这不是收购形式,并没有产生股份方面的纠葛。

暴风如今面临退市风险,风行网为什么要在此时和暴风谈合作,是为了成全自己还是拯救他人?

知情人继续爆料称,“最初四五百人的团队,在兆驰入主后,彼时走得只剩下100多号人了,兆驰的重心早已不在电视机了。”

以下翻译自《华尔街日报》报道:

随着暴风集团跌落神坛,旗下业务也死伤殆尽,甚至现出现了电视坏了都无人处理的情况。此前,“富凯财经”报道称,有用户因家中使用的暴风电视突然无法正常开机,便向暴风电视客服拨打了售后电话,不料暴风电视客服回应称“因公司遇到资金困难,无法履行三包责任,建议用户自行维修暴风电视”,引发用户不满。目前,京东、天猫等电商平台已无暴风相关电视产品,暴风TV官网也一直处于“暂时缺货”状态。

彩电市场在2017年同比下跌之后,2018年仍然一路下滑,在市场萎缩的大环境中,风行的战略重心已由互联网电视转移至短视频,唯有暴风TV、小米这两家互联网电视品牌却实现逆市大幅增长。

接入风行OS,我的暴风电视能用了

值得注意的是,风行发力电视业务的时候刚好也是乐视、小米、暴风等等互联网电视百家争鸣艳的时候,风行互联网电视并不占优势。

以下为华为方面声明全文:

一方面,风行拥有海量资源却无用武之地;另一方面,暴风集团濒临退市,暴风TV也无继续运营能力。此外,尽管暴风集团面临破产,但其此前积累的渠道、品牌、用户还是一笔庞大的资产,接入风行OS后,暴风TV将获得风行海量的资源以维持电视的正常运行,而风行也会因接入暴风而收获海量用户,彼此业务的互补,或许会出现“1+1大于2”的结果。

如今的风行虽然依旧亏损,业务中心或许也已不在电视业务,但海量内容资源依然握在手中,对于他们来讲,最需要的是一个比风行电视用户还要多、技术更加过硬的硬件品牌。

美国进出口银行前董事长霍奇伯格(Fred Hochberg)说:“如果你打算抢购一套房产, 50万美元信贷额度的支持将使你成为一个更强大的竞购者。华为的做法是聪明的,当该公司出价时,能够确保带来的资金条件超过了竞争对手。”

近20多年来,中国政府向华为提供了多种形式的信贷援助,包括中国最大银行提供的长期贷款和供应商融资。关于中国政府对华为提供的信贷援助,中国政策性银行提供的信贷大约为306亿美元,中国国家贷款、出口信贷和其他形式的融资金额为157亿美元,中国政府对华为的直接拨款情况如下图所示:

“虽然华为取得了商业利益,但这些商业利益是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获取的,”美国国会审查中美关系小组成员迈克尔・韦斯尔(Michael Wessel)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中国政府要求华为提供网络数据,美国担心使用华为设备可能会带来安全风险。华为曾多次声明,绝不会将此类数据交给中国政府。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在此后,风行的业务重心明显有了偏移。2018年 ,据《华夏时报》报道,有风行电视内部人士表示,风行的战略重心早已从互联网电视转移,此时电视实际销量不到100万台,要完成3年1200万台的目标只是一句空话,忽悠投资者而已。

另外,报道还指出,据中国相关记录显示,在东莞,华为于2014年至2018年间为其研究院在基本上无争议的拍卖中购买了十多个国有地块。根据中国房地产价值数据库的数据,该公司支付的价格是东莞同类区域土地平均价格的10%至50%。《华尔街日报》指出,这些折扣为华为节省了约20亿美元。华为拒绝就这一估计发表评论。

但是,用户的增长并有带来实际的收益,这是一家在印象中就连年亏损的公司,据媒体报道,风行网曾于2013年亏损2500万,2014年亏损8600万,而2015年单第一季度就亏损了4000万。以至于后来有人评论道,“风行网的盈利模式并不完善,走下坡路是命运使然。”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华为获得的大约460亿美元的援助中,最大的一部分来自贷款、信贷额度和来自其他国家放款人的支持。2008年至2018年间,由于中国鼓励推动科技行业发展,华为因此节省了高达250亿美元的税收。在其他政府援助方面,华为又获得了16亿美元的拨款和20亿美元的土地折扣。

《华尔街日报》描述了中国政府对华为拨款、给予信贷额度、税收减免和其他财务援助的细节,试图将华为的发展与中国政府的补贴和援助紧密的联系在一起。报道称,虽然许多国家对受惠企业或行业给予资金支持十分常见,但中国对华为的援助,包括25年前开始的免税,是引发外界对华为与中国政府关系质疑的因素之一。

华为发言人对《华尔街日报》表示,国开行30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很少有超过10%的认购率”,客户对该笔贷款的使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波动”。2011年,华为副董事长Ken Hu曾表示,自2004年以来,国开行已向华为客户提供了100亿美元的贷款。

事实上,在中国,满足条件的高科技企业(包括外资企业)都有权申请中国政府的相关补助,主要用于支持研究项目,华为也是通过正常渠道申请相关补助。正如报道中所说,西方国家对高科技研究项目给予补助的情况也十分普遍。过去十年,华为累计获得的国内外研发相关政府补助金额不足收入的千分之三,2018年的政府研发补助只占收入的千分之二。

但是,在二级市场,暴风集团作为曾经的“妖王之王”,并非浪得虚名。后市如何,还得看风行将如何与之展开合作,风暴能刮起暴风吗?

风行还活着,但业务重心早已偏移

《华尔街日报》估计,减税和免税帮助华为至少在过去10年里节省了250亿美元的收入税、增值税和其他税收。华为发言人在回应上述说法时表示,该公司在全球范围内符合税收规定。

2015年9月,兆驰股份以9.67亿元的价格从东方明珠手上收购了风行在线63%股权。而风行在线在被兆驰股份收购之后仍然是连续亏损,2016-2018年合计亏了约2.5亿。从2019年中报数据来看,2019年业绩开始有所好转。此外,风行在线还引进了战略投资者东方明珠、青岛海尔、国美咨询。其中,兆驰股份注资9.67亿人民币、海尔集团注资了4700万人民币。

在过去20年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为华为的客户提供了超过30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世界银行和官方数据显示,至少华为在海外的头十年里,这些银行以约3%的利率向该公司在发展中国家的客户放贷,约为2004年以来中国五年基准利率的一半。

在截至2018年之前的5年中,华为所获得的政府补贴是世界第二大电信设备制造商诺基亚(Nokia)所获类似补贴的17倍。瑞典第三大公司爱立信在这段时间内没有公布任何补贴相关信息。

华为表示,截至去年年底,贷方(主要是非中资银行)仅占公司融资需求的10%,其余资金都来自华为自身的现金流和业务运营。

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瑞典出口当局为瑞典科技和电信部门提供了约100亿美元的信贷援助;芬兰从2017年起批准了300亿美元的全年出口信贷担保。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风行在线技术有限公司于2005年9月创立,是一家基于互联网的影视点播服务公司,可免费为用户提供电影、电视剧、动漫、综艺等影视点播服务,曾荣获“红鲱鱼”最具潜力科技创投公司亚洲百强等荣誉称号。

华为是一家100%员工持股的民营企业,过去30多年来,华为每年坚持将销售收入的10%到15%投入到研发,过去十年累计研发投入约730亿美元。2018年华为研发费用高达150亿美元,在《2018年欧盟工业研发投资排名》中位列全球第五,远远超过思科(25)、诺基亚(27)和爱立信(43)的排名。2009到2019年,华为在5G领域的研发投入超过了40亿美金,超过了欧美国家主要设备供应商5G研发投资的总和。巨额的研发投入驱动了华为的创新和发展,这是华为成功的关键因素。

相较于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土豆,风行网似乎已经成为上一代人的记忆。但它曾经的确也是一家风光无限的视频网站,2013年,风行网日均用户数已达到3120万人,月度活跃用户高达1.5亿,每日观看数突破1亿,人均使用时长排名第一。3年内收入实现7倍增长,成为全球领先的网络视频平台。

近来,《华尔街日报》频繁针对华为进行不负责任的选择性报道,对华为的声誉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华为保留采取法律措施维护自身声誉的权利。

《华尔街日报》发现,除补贴外,自1998年以来,华为还从中国银行获得了约160亿美元的贷款、出口信贷和其他形式的融资,用于自身或客户。报道称,中国的国有银行体系支撑着廉价贷款,这些贷款降低了华为及其客户赊购产品的成本。为华为提供的国家贷款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贷款之一。

随着腾讯、优酷、搜狐、爱奇艺等视频网站开始频繁推出自制剧,风行网也意识到一味深耕彩电市场是错失了机遇,便也匆匆开始重新规划自己的战略布局。2017年,风行网发布自己的业务布局战略,除了要继续推广风行电视,自制剧和短视频在此时成为了风行网重要的内容补板。

华为与中国政府的关系和其他在中国经营的私营企业与中国政府的关系没有任何不同。我们与在中国的其他高新企业(包括外资企业)一样,享受了中国政府对高新技术企业的政策支持,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特殊待遇。华为公司的运营资金主要来自于企业自身经营积累及外部融资,而不是政府补贴。过去十年企业自身经营积累占比接近90%;公司的外部融资操作都是市场化运作,债务成本符合市场水平。

据Good Jobs First数据显示,自2000年以来,华为最大的美国竞争对手思科系统公司获得了445亿美元的州和联邦补贴、贷款、担保、赠款和其他美国援助。

根据暴风集团公布的暴风TV在2018年5月份的销售数据,暴风TV该月出货量达14万台,同比增长255%。2018年5月的单月14万出货量也创下暴风TV成立三年以来月出货量的最高记录。

内容方面,风行副总裁凌可花在2018年曾表示,风行的内容生态以家庭娱乐为重点,覆盖九成院线大片,电影数量达到5000部,电视剧数量达到1500部,另外在综艺、纪录片、体育赛事等多方面发力。

暴风TV同样也是暴风集团的主要产品,甚至还在高峰时创造了集团的八成营收。根据“奥维云网(AVC)彩电-中国彩电整体市场月度全渠道推总分析报告(2018年4月)”,彩电行业销量前12名中,只有暴风、小米这两个互联网电视品牌在本月度销量实现了增长,其中,暴风TV销量同比劲增602.5%,环比增长率为220.6%;小米销量同比增长率为304.7%,环比增长率为45.4%;其他的传统彩电品牌本月度销量悉数下跌,其中以三星下滑幅度最严重,同比暴跌38.3%;索尼同比下跌6.2%,海信同比下跌0.9%,海尔同比下跌3.3%。在2018年4月,暴风TV销量排名超越了三星、索尼这两大外资品牌,位居彩电市场前十强。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有分析人士表示,未来在暴风电视上,风行将以软件的形式出现,全面接替暴风的操作系统,两大互联网电视品牌的结合,或将再现昔日乐视“辉煌”。